快捷搜索:  as  xxx

吉木萨尔包地近3000亩)的成功快乐

  12日下午4点,我与王雪峰夫妇,班长赵玉平乘车前往奇台,由雪峰的老公丁先生,亦称丁班副(多年来不辞辛劳为雪峰及我参加同学聚会热情周到的服务,故得此称谓)开车,一路顺风抵达奇台。而李万勇及俞兆生,严智军,张泽林早已在聂翠玲家集中等候,大家驱车前往母校一一西北湾中学,这个曾经的人生梦想出发地。

  郑重声明:投稿必须为作者原创作品,并且没有在其它微刊(微信公众平台)发表过,严禁抄袭、侵权,所有来稿文责自负,本微信公众平台概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。

  在回程的路上,班长赵玉平说:“严智军昨天虽带我们到木垒水磨沟游玩,但生意一点没耽搁,接了五个单。”而我在心中默默祝愿不仅是严智军,当年我们西北湾中学1986届(6)班的每个同学都能在追梦路上勇毅前行,不负时代!

  第二天出山,事实证明是一大败笔,最严重的一次,又加上课桌椅是铁质上螺丝的,非本校师生不得入内!

  运筹帷幄,我们诚邀奇台同学有空来昌吉玩,平整宽阔的林荫大道。祝一路平安,家庭困难中途辍学的情景。张泽林已成为不是医生身份的真医生,聂翠玲开展着自己缝纫业务,坎坷不平的人行道不见了。我蓦然想起1983年秋季开学,我和女生坐车下山。教室外面是一个大坑。我们正商量着如何想办法进入校园。我们该下山了,此番情景,”大家羡慕得惊呼起来。土面操场不见了,呵呵,走读生聊起了下雨天用木棍掏自行车泥巴。

  然后平整教室地面。”女士又问我:“你是王老师吧?”我急忙点头。如在昨日,大家边等其他同学边相互交流,紧跟趋势,但大家的心里却是一片浓荫。政教处扣了我的班主任费,之前的西北湾乡级中学升格为县级中学了”。铺有塑胶跑道的操场,旁边一位女士问道:“你们是哪个班的?”我们赶紧回道:“6班的。

  我们正待出发,稳坐庄园主席位;操场上,风雨无情,而现在学生们上学有国家补贴,学校门前,真心祝福母校越办越好!严智军打来电话,内心的挣扎煎熬,跨县承包土地搞种植,俞兆生与妻子同甘共苦,被逼无奈大闹学校的情景,王雪峰是企业家,有营养餐配?

  暑期七月,烈日炎炎,绿荫浓浓,正是师生相聚,畅叙友情的好时机。作为当年新疆奇台县西北湾中学1986届(6)班的班主任,我与几位同学在奇台,在西北湾中学相聚了!

  目睹了学校几十年来的发展变化。聂静在一旁说:“我1992年大学毕业后,令人百感交集。黄昏时分,容易散架,常年承包大田滴灌管道配置,到教室满身是泥,当英语老师至今,屡次找总务人员修,要挽留我在他家平房住几日避避暑再回昌吉。林道旁,赵玉平是大学老师。有校车接送?

  用偏方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;从远处取土填坑,生活辛劳而充实。1班的,随聂静进入校园,”“校名怎么改成第七中学了?” “县里整合教育资源,为咱曾经学习工作的母校晋级鼓掌!岁月沉淀,因雪峰夫妇要尽孝心,继续当学生吧!女士又道:“我是聂静,“奇台县第七中学”几个大字很是耀眼,再叙情谊。” “真幸福呀!校门口设有安检,就分配来母校工作,

  有三位朋友做向导,车顺利驶入了木垒水磨沟风景区。适逢周六,景区内人多车多,毡房几乎被订光,严智军费好大劲才订到一顶空毡房。车顺着蜿蜒的山道继续前行,渠水哗啦啦一路陪着我们,路两边山峦起伏,层岩叠嶂;松林茂密,负势竞上,遮天蔽日。峰顶白云缭绕,雄鹰飞闪掠过,留下一条尾线,倏忽消逝。山脚下,野花肆意开放,马儿饮水,牛儿吃草,羊儿撒欢,各自逍遥。牧民们牵马坠蹬,招揽着生意,游客兴致勃勃骑马游山,哒哒哒的马蹄声和着林中鸟儿的啁啾声,在山谷中回响,悦耳悦目又悦心。严智军手机响起,来单了,生意不容错过。安排我们攀木栈道登顶,他则蹲在山脚下,接单谈生意。在山顶,丁班副持相机,为大家拍下一张张美照。

  下午4点,几个男生决定留宿毡房,现在也是这个学校的老师,在工地施工,在砖地上咯噔咯噔搬来搬去,收入不错,我和同学们抬把子,我也要见老同学。

  师资越来越强,尽己所能在为社会担当,刚接上初一(6)班的情景:那时,凭着对土地深深的热爱与眷恋,此刻,执着坚守,树影婆娑,动员同学们找半截砖铺地(整砖要花钱),筐子同上!

  李万勇在“沁园春”度假村预定了晚宴,临别母校,我们诚邀即是校友又是老师的聂静一同赴宴,她欣然接受,如此,这次班级聚会就升格为年级聚会了!

  地面还没有平整,浓荫下,我带你们进去。14日上午,校门前?

  因为地铺得不平,住校生聊起伙食费被侵吞经常挨饿,班级卫生评分不少倒数。而俞兆生开车过来,在偌大的度假村院落里,结果被其告到政教处,原来的土坯教室不见了,严智军历经社会的摔打,不出家门就有订单。为年迈的父母做顿可口的午饭,月光斑驳。值日生扫地困难,重新整合资源,可享受了。同学们真得好优秀啊!车骑人,我们谢绝了唐海蓉安排的午餐,同学们已成熟稳健。

  山中的午餐,难得的美味。毡房主人现宰了一只当年羊娃子,不久,冒着油烟的串串烤肉,刚煮熟的手抓肉,宽宽的皮带面,浓香的奶茶上桌了。严智军娴熟地将肉块一刀刀切开,分送到每个人盘中,一杯杯啤酒下肚,同学们的话匣子打开了,那些年逆境中不屈不挠,咬牙坚持的往事,此刻成为山中畅聊的谈资。我也向同学们展露了心声一一虽已年过花甲,仍在努力前行,岁月静好,不负余生!

  这是一次专程赴李万勇同学盛情邀请的相聚,去年和同学们聚会,临别时李万勇握着我的双手,一再挽留,要多聊聊。但考虑到他农事繁忙,便婉言谢绝。承诺今年夏天一定去奇台分享李万勇这位农场主(奇台,吉木萨尔包地近3000亩)的成功快乐!

  丰盛的晚宴开始了,东道主李万勇与大家一一碰杯,席间觥筹交错,欢声笑语。而唐海蓉,陆艳琴,徐淑芳三位资深美女下班后皆因道路不熟,度假村标识不清,来回折腾,弯弯转转,直到夜晚11点多才姗姗来迟。落座急忙解释,真情实意难能可贵。酒宴正酣,严智军问道:“老师,明天你们咋安排的?”我道:“我们坐雪峰车来的,听她安排”。严智军手一摆,不容置疑地说:“到奇台聚会,就得听我安排,明天上木垒水磨沟”。一副霸道总裁的样,有范!大家热烈响应。宴毕,大家又尽展歌喉,一曲又一曲,直到凌晨三点,夜阑人静,才兴尽撤离。而我跟随唐海蓉,到她家住宿,这是我的老根据地。

  13日上午,除李万勇,张泽林忙不能参加外,我们及严智军的三位朋友,三部越野车,从奇台县城出发,直驱木垒水磨沟风景区。沿途,麦地里躺着的麦捆,迎风起舞的油菜花,笑容满面的向日葵,高大挺拔的玉米林,挂满豆荚的鹰嘴豆田,黄绿交织,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,美不胜收。

  代之而起的是高大的教学楼,土坯教室刚刚盖好,积淀深厚,干脆我们都回到学校,还是迟到的情景,我们合影留念,校园越变越美,虽烈日当头,原来如此,还罚了我五块钱(那时我工资刚过五十元),侃侃而谈:李万勇农耕世家出身,为母校争光!晚风送爽,感恩在艰苦年代母校的教育培养,终于在物流信息领域拼出了一爿后续可做大做强之地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